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民主化:在国际论坛上的答辩
  西方原生态的民主社会自己演变的顺序大致可以这样概括:一是经济和教育的发展,二是市民文化和法治社会的建设,最后才是民主化。这个顺序搞错了,一个社会往往要付出沉重的代价。现在西方却要求第三世界在民主化上一步到位,把最后一步当做第一步,或者三步合为一步,不出乱子才怪呢。
我能相信你吗?
    市场交易中的欺诈问题是有方法解决的。也许你我都是诚实的人,我们不懂得互相欺骗,诚实正直的品质一直流淌在我们的血液中,这使得更多交易得以成行。除了人的最基本的品质,还有各种各样的诚信存在于各类人群之间。一些强调文化的人认为某些民族提升了诚信的标准。还有些人认为政治、经济、社会因素决定了人们的诚信。不同的社会对″社会资本″和″诚信″有不同的标准,即有多少人会在自......
比例失调的单身男女
  由于单身男女的比例失调,最大的受益者就是非同性恋的男性,坦率地说,这些男人的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社会保险:下一个暴风眼?
  华尔街风暴愈刮愈猛,金融灾难波及欧亚拉美等全世界众多国家和地区,物价开始蠢蠢欲动,全球股市则全面受到冲击。于是人们在思考,华尔街坍塌了,那么下一个风暴眼会在哪里?
敦煌:生于水或将死于水
  尽管去了3次敦煌,但是我没有去看过著名的月牙泉——因为不想破坏心中的美好,不想失望。但是下一次去敦煌时,一定要去看看月牙泉——我不想等到有生之年去一个沙窝边凭吊曾经的一泓神泉!
被人需要胜过被人感激
  真正的聪明人宁愿人们需要他,而不是让人们感谢他。有礼貌的希求心理比世俗的感谢更有价值,因为心有所求,便能铭心不忘,而感谢之词无非促人忘却。
电脑是懒惰者的伪装物
  日本人酒卷 久先生在1999年~2004年,担任日本佳能电子(股份)公司的社长一职。任职期间,他使公司的利润增加了10倍,成功地把日本佳能电子(股份)改革成为高收益企业,引起世人关注。回顾自己的经历,他提出“搬走椅子和电脑,公司就会发展”的观点,并指出“电脑是懒惰者的伪装物”,许多员工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不见得是在工作。
蒋纬国自述身世之谜
  蒋纬国,蒋介石次子,蒋经国之弟,蒋氏王朝家族的重要一员。然而他的身世之谜却历来扑朔迷离,莫衷一是。或说其是蒋介石的亲子,或说戴季陶是其生身之父。1989年1月,蒋纬国以《蒋经国总统逝世一年来的感受》为题在台北发表演讲,首次在公开场合谈及自己的身世。蒋纬国说,就他而言,无论是蒋介石还是戴季陶,“做谁的儿子,我都愿意”。
Plastic People of the Universe “宇宙塑料人”:引发政坛风潮的摇滚乐团
  一九七一年,捷克官方宣示:“政府不会容许‘百花齐放’,我们所要栽培、要灌溉、要保护的,只能是那唯一的花朵——马克思主义的红蔷薇!”“宇宙塑料人”的披肩长发、奇装异服、放荡行径和高分贝的摇滚乐,简直摆明了跟国家机器过不去,这注定了他们被整肃的命运。一场政治风潮由此而产生。
Swarovski 触碰水晶透明的灵魂——施华洛世奇
  拥有百年传承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冰凉通透,仿佛与这凡俗世间的一切都无关,它纯净得像一场梦,像阿尔卑斯的雪,像远方的音乐。它轻轻地探问着,缥缈于时间之外,温柔地打动你的心。
我的思想经常遭到讽刺
  尼古拉·萨科奇,出生于1955年,法国现任总统。作为法国新生代最耀眼的政治明星,萨科奇素有“小拿破仑”之称,始终饱受争议。但他依然能够坦诚地披露自己30多年的心路历程,对反对派的批评做出回应。
昆曲中的悲壮之美
  梦幻和深情,是那样一种绵渺、精致和从容不迫的过程,细腻的情愫于水磨腔中飘荡,生旦之间秋波流转,意有所属。这,似乎已经是我们习惯的昆曲的情调了,何来悲壮呢?我们一向认为昆曲就应当是纤细的、婉转的,它能够承载悲壮吗?
影展如同选美:李安参加电影展的感受
  《十年一觉电影梦》是李安拍片以来出版的第一部传记,也是迄今为止他认可并授权的唯一一部传记。自2002年《卧虎藏龙》问鼎奥斯卡以来,这部传记的台湾版就在网络上不断被大陆读者和影迷提及,口碑日隆。书中以第一人称口述的方式,讲述李安电影生涯第一个十年的追梦历程,真实地回顾了他的成长岁月、每部电影创作的用意、遭遇的困难、对演员的看法及相处、参加影展的经验、得奖的幕后、对东西方文化的思考、对人生的感悟等。
为了把反人类的罪行公之于众——南京大屠杀后外国人士向世界揭露日寇暴行
    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情况,当时的世界并非一无听知:在南京大屠杀进行的过程中,有关消息不断地传播到世界各地,成为世界新闻。  令人吃惊的是,在大屠杀开始时,日本报纸刊登了由日本记者拍摄的大量照片,包括中国人被围捕和处决、位于河边的成堆尸体等待处理、日本士兵开展杀人竞赛等,甚至还有日本记者自己对屠杀深感吃惊的评述。很显然,在国际舆论报道前,日本政府对屠杀是引以为豪的......
回望千年:里约的印第安人
  在1000多年前就来到里约的印第安人,他们默默无闻地在这里过着自己“野蛮”的生活,拥有自己的一份快乐。直到1502年韦斯普奇来到这里,他们同这块领土的发现者一道,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天鹅湖》,灵魂里的一杯美酒
    《天鹅湖》是我灵魂里的一杯美酒,让我懂得沉醉的滋味。《天鹅湖》也是芭蕾里最为纯正和典雅的,它的编舞是古典芭蕾的典范,而它的音乐则几乎曲曲成名……它那洁白的衣裙曾是我儿时最大的梦想,《天鹅湖》是可以令我离尘埃最远的美梦。做一只天鹅,嫁给王子,这是女人心里最圣洁的幸福吧。我想,不知有多少女人曾因为《天鹅湖》而有个芭蕾梦,有个王子的梦。 什么是理想?《天鹅湖》就是......
沦落或涅槃:克里姆林宫的抉择
  克里姆林宫见证了社会主义的兴起,也迎来了前苏联社会主义大厦的轰然倒塌、资本主义的席卷而来。1991年,前苏联解体,那曾经张扬近一个世纪的红色旗帜黯然神伤地落下。前苏联解体后,叶利钦作为俄罗斯的第一位总统,以“炮轰国会大厦”作为俄国资本主义的开篇。而他亲自选定的继承人普京,则成了老布什家的座上客、俄罗斯姑娘最想嫁的人。20世纪对于俄国来说,悲喜交加,有过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光辉,也有过无奈解体的阴霾。就这短短的100年时间里,俄罗斯经历了沙皇专制、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三次变革,逐步走向衰亡,前苏联在信心满满地要将社会主义发扬光大的时候销声匿迹,而这两种制度的功败垂成都见证了那不可违逆的历史。
联合国总部:一个火柴盒建筑的来历
    联合国总部的主要建筑是一栋犹如一个竖立的火柴盒似的大楼,高165.4米,共39层。联合国秘书处的大多数部门都在这座楼里,最上面的第38层是秘书长办公室。与主体高楼相连,是长而低的会议厅建筑,内有各种大、中、小会议厅,休息室和餐厅等,延伸过去是联合国大会厅。与大会厅相对,坐南朝北,是哈马舍尔德图书馆。这几个建筑物相连,构成一片凹形的建筑群,即通常所说的联合国总......
阿斯旺高坝背后的政治博弈
  在中东,水资源先天不足,有人说“中东是世界上最贫水的地区”。为了掌握、控制水资源,一些国家筑造大坝,修建水库,全力进行水利建设,而有的大国也借机插手,力图加强对中东这一战略要地的控制。埃及的阿斯旺高坝,就是在前苏联和美、英的博弈中建造起来的。
知识分子自身问题的拷问
    在1989年3月10日写的《反思三题》里,我提出了“知识分子的专制”的命题。我关注的是“知识分子掌权之后”的问题。在我看来,知识分子掌握了权力,虽然不是必然,却有可能产生“知识分子专制”,这是必须有所警戒的。我说:“有时在默默地观察当今活跃于文坛与思想界的‘名流’时,——无论是比我长一辈的,与我同辈的,以及比我年轻一辈的,我都在他们身上发现了或多或少,或明或......
共1493条记录 每20个/页 当前页: 20/20首页 |  前一页 |  后一页 | 末页 | 转到第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