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蹭票,商业演出不能承受之重
栏目:社会时政  2012-11-23 10:37  
  2012年6月底,成都大爱音乐节因为“蹭票”人数过多导致亏损5000万元,进而创下国内演出市场亏损纪录。这个“大事件”的余波仍在震荡业界。

    6月底,成都大爱音乐节因为“蹭票”人数过多导致亏损5000万元,进而创下国内演出市场亏损纪录。这个“大事件”的余波仍在震荡业界。


    事实上,一些长久以来的“痼疾”威胁着文化演出市场的“大发展”,蹭票、赠票就是主要问题。


    “我认为两三年内很多演出商都不敢再去成都了,因为在大爱音乐节事件之后,我们最直观的反应就是对成都演出市场甚至成都的民风产生了疑问。”作为曾参与过谭咏麟演唱会、“怒放”演唱会及本次张北音乐节执行团队负责人的郭志凯表示,“100块钱现在连两个人看电影的钱都不够。但在音乐节你可以看到至少两位一线歌手和十几组乐队的表演,这难道不值吗?但就这样还有很多人想办法、托关系蹭票。这种现象对音乐产业是极具伤害性的。我们虽然在大讲文化发展,但实际上大多数观众还没培养出文化消费的习惯。”


    北京一位演出商在谈到这个话题时,希望匿名说出行业内幕。“之前央视《焦点访谈》曾专门做过‘歌星演唱会票价调查’的节目,结论之一就是北京演唱会的赠票约占总票数的1/3。也就是说1万人的场地,主办方只能靠7000张甚至6000张门票‘扭亏为盈’。无锡媒体甚至还爆出当地演出市场七成都是赠票!我觉得在中国,没人把门票当作‘有价证券’。你管别人要二百块钱,可能会脸红;但管别人要张几百块钱的门票却显得理直气壮。经常有好多年不联系、我都没存他手机号的人打电话过来说帮我找几张票。对演出商来说,你给人家票是司空见惯的,不给倒好像欠了一个人情。北京近年来演出场次越来越多,但实际上演出市场并不同步繁荣。三成赠票的压力对大演出商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负担,除非你以后不想在北京做了,才可以坚决不给赠票。”


    那么大量的赠票都是给了谁呢?这位演出商表示:“中国演出市场有一个绕不过去的问题就是报批。一个演出商要面对很多部门,而每个部门都不愿意为你这个项目担负责。一个审批流程中,演出商要签无数‘责任保证书’,保证如果出了什么事情,责任都是我们演出公司的,与您这个部门无关。每多一个环节、多一个‘关口’,都必须‘走关系’,就要留出相应的赠票。演出商们并没有觉得演出市场越来越好。现在什么都在涨价,艺人演出费、灯光音响费、场馆租赁费,那么票价也只能跟着‘傻涨’。这样观众就更不情愿买票,就陷入一个坏循环。”


    “所有去台湾演出市场考察过的同行都应该为他们的演出环境和市场意识感叹。像‘台北小巨蛋’,作为场地方他们是为演出商的创意服务的。比如一个亲近观众的舞台方案挡住了通道,他们就会想怎么设计一个活动通道,能在三秒钟内完全移开、保证疏散。这样长期下来,他们就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应对突发情况的能力就更强。而我们的场地方对于演出创意则是一律说NO,因为他们怕出了问题自己要担责任。不过在赠票方面也不能少了他们的,有的场馆几百张上千张地要票。在台湾,演出商最大的精力是放在如何把演出做得更好、更棒、更让观众觉得值回票价。这样就继续刺激观众愿意花钱看下一场演出。而我们每天想的是怎么对付——对付方方面面,最后也只能对付观众。我知道相关负责人都提过这个情况,但到现在还是看不到什么变化。我觉得唯一能期盼的就是等到主管部门决定要强制性地解决这个问题,立法、建立相关制度,靠目前体系来自我调整是没戏的。”


    在这位演出商看来,全国唯一的亮点就是上海。上海《新闻晨报》记者高磊认为,由于上海介入演出市场比较早,所以相对全国来说确实比较规范。“在媒体报道方面,如果不涉及合作,只有两张门票作为采访票。安保等相关部门会拿到工作证,票证分开,不占用商业票房。今年我感到上海演出市场越来越透明。像五月天、苏打绿的演出,已经做到全部门票、所有座位都可以网上订票,没有暗箱操作。而且在一些热门演唱会前,公安部门会主动提示演出商及时公布票务情况,告诉消费者警惕黄牛、假票等,让人觉得十分贴心。”

《北京晚报》

作者:刘颖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