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花花公子》出生记
栏目:经济职场  2013-01-15 11:26  
“花花公子”开创兔女郎文化
“花花公子”开创兔女郎文化
    《花花公子》杂志是美国人休·赫夫纳在1953年创刊的。25年前,《花花公子/Playboy》开始开发海外市场,现在全球有19个版本,由不同国家的500万读者(主要为男性)分享。花花公子和它的兔女郎商标,已经成为美国文化的象征之一。

  1949年2月6日,休·赫夫纳从伊利诺伊大学毕业。他的私生活岌岌可危,职业前景渺茫黯淡。

 

  1950年,赫夫纳在《绅士》杂志社找到了一份工作,撰写宣传文字,周薪60美元。他年少时觉得这本杂志充满了成熟的魅力,如今却对它十分失望。“这份工作没有带给我成就感,”他说,“实际情况是,你每天早晨打卡上班,然后等着吃午饭。这不过是份工作而已。”此外,《绅士》即将停掉它在芝加哥的业务,编辑人员已经搬到纽约去了。后来,推广和发行人员也接到搬迁任务时,杂志社提高了赫夫纳的生活补贴,但拒绝了他提薪5美元的请求。因此,他辞职了。他隐约觉得,不管未来多么不确定,他应该是会留在风城芝加哥了。

 

  1952年1月,赫夫纳开始在出版发展公司工作,这家公司出版《现代绅士》、《艺术摄影》和《现代日光浴》。这些杂志内含裸体照片,不提供订阅,因担心邮局可能会把杂志当做淫秽材料而拒绝投递。作为销售和发行经理,赫夫纳开始结识报刊亭老板、批发商、印刷商,开始了解杂志市场。尽管周薪已经达到80美元,赫夫纳还是觉得在这里工作不开心,因为铁腕老板乔治·冯罗森让员工每时每刻都担心丢掉饭碗。因此,1953年初,赫夫纳跳槽到《儿童天地》担任发行推广经理,周薪120美元。《儿童天地》月刊由儿童培养协会出版,发行量约为25万份。

 

  就这样,赫夫纳在毕业后先后做过几份工作,都不满意,觉得他的兴趣、天分和热情无法施展。

 

  1951年秋,他考虑自己创业。他与在《绅士》工作时共用一间办公室的同事伯特·佐洛起草了一本杂志的章程,将杂志命名为《脉动:芝加哥画志》,也开始接触潜在的投资人。但他们筹不到钱,这个项目流产了。

 

  尽管如此,1951年底,创办一本属于自己的杂志的想法开始在他的头脑里发芽。

 

《花花公子》出生记

 

  1953年,他着手创办自己的杂志。这个想法他之前就有过,但这一次是真正地投入进来,融入了所有的兴趣、想法和激情。这本杂志的核心就是越来越激发他想象力的那个主题——性。“我决定自己来做这件事,没有别人,做就是了。”他说。在出版发展公司工作时的经历让他确信,美女裸照是有市场的,因为这家公司出版的那些低俗杂志都能卖掉。他还认为,《绅士》在删除了床头画和漫画后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我确信我有能力办出一本好杂志,我有绝对的把握,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赫夫纳开始与好友谈论这个想法。他喜欢和埃尔登·塞勒斯在他家公寓的地下室里打乒乓球,休息时,他谈起了自己想要创办杂志的计划。“他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有很成熟的想法——他谈论这个想法的方式也让我很激动,希望参与其中。”塞勒斯说。赫夫纳还联系了他的朋友,曾在《绅士》杂志社工作的伯特·佐洛,此人目前效力于一家公关公司。赫夫纳谈了他的计划:

 

  我希望创办一本娱乐杂志,目标读者是都市男性,风格活泼,内容时尚。美女照片会保证初期的销量——但这本杂志也会有质量……我们将为读者呈现知名作家的作品回顾、本土艺术家的顶级作品,还有漫画和幽默,或许还会添加一些彩页让它显得有档次……等我们在银行攒够了钱,就可以提高质量,少用美女照,吸引广告,把它办成《绅士》那样的杂志。

 

  1953年春,为了实现梦想,赫夫纳采取了具体措施。在他位于南区的公寓里,他整晚趴在卧室的牌桌前工作,一直到天亮。他决定将杂志命名为《男人聚会》,也勾勒出了杂志的轮廓。他成立了HMH出版公司,邀请埃尔登·塞勒斯参与进来,以此融资。同时,他联系了全国的批发商,在他们中间推销新杂志的预订单。他是在出版发展公司工作时认识这些人的。他的推销信宣称:“这笔买卖会让我们双方获利。《男人聚会》——一本为男性打造的全新杂志——今秋就要面世了。”他承诺,每一期杂志“都会有一整幅诱人的美女照片,是逼真的彩色照片!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敢说这是您卖过的杂志中最畅销的一本了吧”。

 

  赫夫纳为自己的新事业激动不已,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他在桌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为杂志做设计,梳理手头的文章和漫画,整理批发商不断发来的订单。“他都没怎么睡过觉,几乎整晚都在工作。”米尔说。赫夫纳的热情感染了其他人。伯特·佐洛起初对这件事情有所保留,但也被赫夫纳打动了,他认为赫夫纳是“一个很有创造力,同时又很现实的家伙,他会成功的”。

 

《花花公子》出生记

 

  赫夫纳努力地向亲戚朋友筹款。塞勒斯的一名有钱女友投资了2000美元,赫夫纳从当地银行借了200美元,在一家贷款公司用家具作抵押借到了600多美元,佐洛投入了300美元,弟弟基思为哥哥的事业贡献了1000美元。尽管对这本杂志有所保留,母亲格雷丝还是拿出了1000美元。心存感激的赫夫纳在给母亲的信中写道:“这件事情来得突然,我也知道这本杂志的大部分内容与我的那些漫画一样,都不会是您个人完全喜欢的类型,所以您能这样做才更伟大。”最终,赫夫纳为出版第1期杂志一共筹集了8000美元。

 

  这时,赫夫纳手头已经接到了批发商发来的不少订单,他与伊利诺伊州罗谢勒一位相识的印刷商敲定了印刷事宜。该印刷商有一台新印机,赫夫纳给的时间也充裕,因此他同意以赊账方式印刷《男人聚会》,完成后30天内付一半的款,60天内付另一半。赫夫纳还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聘请一名艺术指导来负责杂志的视觉效果。他联系了芝加哥的一位形象艺术家,名叫阿特·保罗,请他为一个故事配插图,但被保罗陈列出来的各种插图迷住了,于是邀请他担任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在来到这位艺术家的工作室时,赫夫纳衣服皱皱巴巴,愁眉苦脸,但对新杂志的热情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我当时就想,这人要么飞黄腾达,要么走火入魔。”保罗回忆说。艺术家答应兼职为杂志设计形象,赫夫纳支付的报酬一部分以现金支付,一部分以新公司的股权支付。

 

  当然,赫夫纳最为重要的举措还是他买下了一张照片的版权,那就是当时最炙手可热、最性感的女演员玛丽莲·梦露的裸照。照片上的梦露坐在红色天鹅绒的背景里,姿势极其挑逗。

 

  可就在杂志即将出版时,一场意外的危机出现了。1953年9月,赫夫纳收到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来信,这家事务所代理的是《男人晚会》杂志社。该杂志社认为《男人聚会》侵犯了它的名称,威胁要起诉。赫夫纳、米尔与埃尔登·塞勒斯召开紧急会议,酝酿其他名字,例如,《礼帽》、《单身汉》、《君子》、《先生》、《好色之徒》和《面孔》等等,但好像一个也不合适。最后,塞勒斯想到了《花花公子》。米尔觉得太土,让人想起20年代。但赫夫纳认为,喧嚣的20年代“是与高调的生活、聚会、美酒、女人和歌声联系在一起的,而这些恰恰是我们这本杂志想要传达的”,因此他喜欢这个名字,便立刻采用了。漫画家阿韦·米勒已经为杂志设计好了标识,那是一只雄鹿,穿着睡衣,叼着烟斗,举着高脚杯,站在壁炉前。很快,兔子替代了雄鹿。不久后,阿特·保罗创造出了著名的兔头侧影标识,它看上去“气质高贵、喜欢享乐”。

 

《花花公子》出生记

 

  1953年,第1期《花花公子》的出版准备工作已经就绪。过去的几个月里,这本杂志已经吸引了7万份订单,但没有人知道它到底会不会畅销。第1期杂志从印刷机里出来时并没有印上出版日期,因为赫夫纳这位年轻的编辑兼出版人尽管相信这本杂志会吸引人,但不确定其销量是否足以支撑第2期的出版。不管是在物质上还是感情上,赫夫纳孤注一掷,现在只能等待结果了。

 

  1953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惴惴不安的休·赫夫纳在芝加哥闹市区的大街上走来走去,不时地转悠到报刊亭前看一眼他的新杂志。第1期《花花公子》刚刚诞生,他像一位急切的父亲一样担心孩子的状况。几周前,他凭借手中的订单,与分销商帝国新闻公司谈下了一笔划算的买卖。10月中旬,他驾驶着自己那辆1941年的破雪佛兰,驱车75英里,来到罗谢勒印刷公司,同行的还有埃尔登·塞勒斯和阿特·保罗。他们花了几个小时校对杂志清样。当印刷厂最终敲定清样、添加封面、装订成册时,赫夫纳异常激动。他描述说,这是“我生命中最伟大的时刻之一”。

 

  此刻,赫夫纳站在报刊亭前,貌似随意地翻阅《花花公子》,假装好奇地浏览目录,还不忘偷看一眼玛丽莲·梦露的照片。有人买了一本,他就很激动;有人拿起来又放下继续赶路,他就很失望。他甚至趁着报刊亭老板不注意,将《花花公子》摆到一个更显眼的地方。一连几天,他都在想,如果这本杂志卖得不好,他的梦想就破灭了,恐怕很快就会破产。

 

  其实,赫夫纳并不需要担心。在很短的时间内,这本杂志脱颖而出,销量直线上升。之前专家预测,这本杂志能够卖出60%左右,这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但结果是,《花花公子》卖掉了近80%,也就是5-4万册左右。对于一本预算很少又没有做过什么宣传或者广告的新杂志而言,这个数字是惊人的。此时,第2期杂志已经成型,12月初问世。更加自信的赫夫纳把自己的名字印上了刊头,结果第2期比第1期多卖出2000本左右。

 

《花花公子》出生记

《花花公子》在上世纪60~70年代迎来高发展期

 

  《花花公子》在1956年扶摇直上,在全美杂志畅销榜上由第80位上升到第49位,超过《绅士》杂志,实现了102%的发行量增长,堪称业内之最,净销售额超过300万美元。到了1959年底,发行量攀升到每月100多万份,总收入增长到550万美元。杂志越做越厚,内容越来越丰富,这也反映了它越来越受欢迎。1957年1月的那一期杂志是80页,有19篇专栏和文章;而1960年12月那一期几乎是它的两倍,有150页和28个专栏。

 

  那么,又是什么使得《花花公子》越来越受欢迎呢?赫夫纳的杂志准确地把握住了战后美国文化的两大潮流:性解放和消费热潮。基于这些因素,《花花公子》编织了一个诱人的梦,那就是让对约束越来越没有耐心的人们获得肉体和物质方面的愉悦。

《〈花花公子〉:休·赫夫纳和他的情色帝国》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作者:[美]史蒂文·沃茨 译者:李晓春 ISBN:9787508055633
版次:1 装帧:平装 胶版纸 页数:300页 定价:¥40.00元 出版日期:2010-1-1

作者简介: 史蒂文·沃茨(Steven Watts)美国密苏里大学历史学教授及著名传记作家。

内容简介: 衣着暴露的妖娆女郎、名人云集的奢华聚会、带浴桶的洞室、华美的家居服、圆形的旋转床,以及对于性爱无休止的追求,一想到这些画面,有一个名字就会跳入你的脑中,他就是。《花花公子》的创刊人休·赫夫纳。   从惊世骇俗地创办《花花公子》杂志,到不遗余力地扩张情色帝国,数十年来,这位出版人一直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也引发了大量的争议:对社会潮流敏感,在道德上叛逆,像盖茨比一样勤奋,又像卡萨诺瓦一样风流,这样的一个人是如何成为文化变迁中的风云人物的呢?   与其他作家相比,本书作者、历史学家兼传记作家史蒂·文·沃茨有幸获得更多机会与时间接触赫夫纳本人及其企业,追踪他的生活经历和职业发展:作者向我们揭示,赫夫纳从一开始就相信自己能够颠覆社会规范,推动美国的进步,在名利双收的同时深刻改变美国人的生活和价值观。书中生动地描述和解读了赫夫纳及《花花公子》杂志在重塑战后美国的历次文化变革中发挥主导作用的四种方式。沃茨在书中揭示了隐藏在浮华的公众形象背后的赫夫纳的真实面目。他生动刻画了赫夫纳充满矛盾的个性特征——既追求享乐又醉心于工作;生活中风流成性,骨子里却纯真浪漫;喜欢居家生活,又在芝加哥和洛杉矶的花花公子大厦里像盖茨比一样大办奢华聚会,听任自己与“花花玩伴”的绯闻满天飞;喜欢生活中简单的快乐,又与好莱坞的精英们过从甚密。从书中,你会看到一个拥有新锐观点、善于捕捉大众思想、对工作充满激情的人如何改变了现代历史的进程。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