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我的父亲张治中——国民党中只有一位妻子的将军
栏目:人物传奇  2013-07-11 09:41  
  

  1909年,17岁的洪希厚按照当地洪张两姓联姻的习俗,嫁给了同样来自贫寒人家的张治中,并一生陪伴他,直到1969年去世。洪希厚是一个一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张治中一生对洪希厚始终不离不弃,两人相濡以沫60年。

 

我的父亲张治中——国民党中只有一位妻子的将军

 

  张治中之子张一纯说:“国共”两党高官唯有两人一生只取一位夫人:共产党有周恩来;国民党有张治中。

 

  张一纯说,母亲没文化,到北京之后因为要参加会议,才学会写自己的名字。因此,当时国民党中不少要员都和张治中开玩笑,劝他另娶出身高贵的小姐。而当时高官家庭连娶三妻四妾并不鲜见。张治中却说:“她是我孩子的母亲,也是我的家乡人,抛弃了她,我将来何以向子女交待,何以面见家乡父老?”

 

  洪希厚是张治中指腹为婚的妻子。她17岁嫁到张家后,婚后很长一段时间,张治中都在外闯荡,作为长媳的洪希厚,不仅要照顾体弱多病的公婆,还要照顾小叔子们。公婆去世时,张治中仍然没能赶回来。由于家贫,年仅23岁的洪希厚只好带着一个7岁的小叔子,回到娘家艰苦度日。1976年,洪希厚去世。

 

  据张治中之女张素我姐弟等人回忆,“母亲一生对父亲的工作从不乱发表意见,但有一次,母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此时,张治中准备赴淞沪抗日战场,他的四弟张文心也将前往。张文心七岁时即由洪希厚带大,两人感情深厚,洪希厚对丈夫说:“开战时,让文心留在你身边,好吗?”对于妻子的这一请求,张治中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仗一打起来,是不分前后的。这次去上海,我已做好了战死的准备,作为一名军人,文心也应当如此。”

 

我的父亲张治中——国民党中只有一位妻子的将军

张治中(左一)早期家庭合影,左二为妻子洪希厚,右二为女儿张素我,右一为儿子张一纯。

 

  张一纯说:“任何时候,只要不打仗,父亲和母亲总是在一起。母亲善于持家,我们全家的衣服鞋子都是母亲自己做的,他们从不让我们做少爷小姐。”

 

  秘书陶天白,曾在张治中后来创办的黄麓师范学校求学,他记得张治中亲题的校训是:“敬勇诚毅”。他回忆说:“当时他(张治中)是国民党中央军校的教育长,军衔为上将,一个月的薪水与蒋介石、冯玉祥等人一样,都是800银元。当时南京市民一个月生活费是3个银元,所以他余下来的钱很多。有些军政要员把余下来的钱,或讨小老婆,或游山玩水,或盖别墅;而他认为民族的振兴重在教育,所以他把这些钱留下来兴办学校,这一点令人很佩服。”

 

  张素我说:“母亲和父亲是指腹为婚的,相濡以沫一辈子。母亲没有文化,却跟着父亲见过许多大世面,她性格开朗,与宋氏姐妹、何香凝等许多高官夫人交好。”当张治中和“中共”接触后,洪希厚又和邓颖超成为好友。

 

我的父亲张治中——国民党中只有一位妻子的将军

 

  “周总理和我父亲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他们的友谊可以追溯到‘大革命时期’。”张一纯回忆起周恩来与父亲的往事,思绪一下子回到了1989年。这年的春天,邓颖超邀请张治中子女去做客,她对张一纯说:“你父亲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人。我们这位老大哥喜欢开玩笑,他讲笑话,别人哄堂大笑,可他自己却一点儿也不笑。”

 

  邓颖超举例说,“1925年我同恩来在黄埔军校结婚,那时恩来是政治部主任,你父亲是新兵团团长。我们结婚很保密,除了你父亲,别人谁也没告诉。谁知你父亲一定要请客,他安排了两桌酒席,找了几个会喝酒的人来作陪。那次他自己一口酒都没喝,却把恩来灌醉了。最后他找来卫兵把恩来抬回去,直到第二天,恩来的酒也没醒。这件事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张一纯撰文回忆说:1949年国共谈判破裂后,周恩来亲自部署了张治中全家的安全转移。周恩来指派北平军管会交际处处长王拓(“文革”后曾任国家体委对外司司长)守在电台旁,和南京、上海的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指示他们要尽快找到我们全家,并把进展情况随时向他报告。地下党找到我们后,周恩来又亲自安排我们转移。接送车辆如何解决、转移走哪条路线,他都一一过问。他还特别指出,飞机不要停在候机楼前,要远离人群,以免混进坏人。就这样,我们及时摆脱了国民党特务,在北平开始了新的生活。

 

  留在北平的张治中一家,生活怎么样呢?

 

  张一纯说:“1949年到北平后,我们家在经济上遇到了一些困难。”

 

  于是,张治中要张一纯和张立钧去傅作义先生家借钱。“到了那里,傅先生问我们借多少,我们说借250元。傅先生随即叫人拿出500银元交给我们。”这件事很快就被周恩来知道了。一星期后,他派人送来一封信。信一开头就表示歉意,然后写道:“不知你们经济上这么困难,现拨出6000元供你们使用。”总理还把相关负责同志叫来对我们说:“今后你们有什么事就找他。”后来,国务院国家机关事务管理局和中央统战部对我们家的生活都给予了很大帮助。

 

我的父亲张治中——国民党中只有一位妻子的将军

1946年8月28日,毛主席赴重庆谈判,与张治中、赫尔利、周恩来、王若飞在延安机场合影。

 

  不久,毛泽东到张治中家作客,江渭清随行。

 

  谈话间毛泽东问:“江渭清你欠张将军的钱还了没有?”

 

  江渭清笑着说:“还没有。”

 

  毛泽东说:“你们可别忘了还啊!”原来,江渭清在湖南打游击时,经费非常困难,派人向张治中借钱。那次张治中给了他们几千银元。“都是十来年前的事了,没想到毛主席不仅知道,还记得那么清楚。”张一纯感叹道。

 

  “在北京期间,毛主席一共两次到我们家里来看我父亲。”张一纯说。除了亲自来家中,毛泽东还将各地送来的食品分送张治中家一份。有一次,山东胶县某农业合作社送毛泽东3棵大白菜,分了一棵给张治中。夫人洪希厚称了下,足有二十七八斤,她舍不得吃,用沙土栽在一个大花盆里,摆在客厅几个月,菜心长出了壮苗开了花。

 

  周总理去世前两个月的1975年11月25日那一天,童小鹏夫妇等来到我家,说:“是周总理派我们来的。总理在病床上一直惦记着你们一家人,他指示我们,拨一笔款给你们。今天我们就是来送这笔款的。”当时,我们全家都非常感激,一再表示不能收。但他们说,这是周总理的决定。

《我们的父亲:国民党将领后人在大陆》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作者:周海滨 ISBN:9787507534122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290页 定价:¥30.00元 出版日期:2011-2-1

作者简介: 周海滨,安徽东至人,原名周海斌。他几经周折,寻找、探访隐藏在中国大陆恢复宁静生活的红色后人和国民党将领后人。被媒体冠以口述历史专栏作家、“搜集历史碎片的人”、“红色唐德刚”、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

内容简介: 本书作者周海滨系资深媒体人,在过去的一年里,他面对面采访了黄维、李济深、张治中、杨虎城、蒋光鼐、蔡廷锴、张自忠、郝梦龄、覃异之等国民党后人,并将这些精彩的采访故事结集成书。   本书主要从以下几个角度进行写作,以飨读者。   国民党后人记忆中的父亲:作者通过寻找、探访隐藏在北京城宁静小院里的国民党后人,让他们评述父辈的人生历程。   国民党在抗日正面战场上的贡献:听国民党名将之后亲口回忆父辈的在抗战中的烽火。   国民党后人的生活现状:通过本书,读者可以了解到,名将之后在大陆的人生起伏。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