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清末民初时期的妓院形式
栏目:往事轶闻  2013-03-01 11:50  
  

    清末民初的娼妓业十分发达,各个方面发展得很完善,里面的内容非常复杂。


    首先看看过去妓院的营业方式:


    第一种是住家制,自由身或者是已经赎身成为自由身的高级妓女惯常采用这一种形式。住家的妓女自己租赁房屋,自立门户,公开挂牌营业。住家租住的房屋大多选在比较清静的地方,房间陈设考究,布置典雅。出入的嫖客大多是社会上层人士。清末民初的上海名妓陆兰芳、金小宝等都做过住家,名妓赛金花也曾经在上海、北京做过住家。上海有的长三妓院也采用住家的形式,不过妓女不是自由身,而是从小就被父母卖给妓院的“讨人”或者押账的“半讨人”,房屋也是妓院老鸨租的而不是妓女自己租的。妓女称呼老鸨为“姆妈”,视其为“养母”,外人不知道究竟的还以为是一个家庭。


    还有一种是大院制。大院的规模比住家大得多。妓院的房屋多数是由老鸨向他人包租的或者自己建造的。院内的妓女按照她们的人身归属有几种情况:一是“讨人”,就是从小就被老鸨买来作为养女的;二是“包来的”,就是从小就被父母典押给妓院抵债的;三是“捆来的”,就是自己无力还债,由妓院贷款帮助她还;四是“客师”,即老板聘请来的自由身。院内有大小不等的房屋若干,本家为这些妓女提供住的地方和伙食。“讨人”和“包来的”因为完全属于老鸨的私人财产,所以得到的收入全部归老鸨;“捆来的”的收入也归老鸨,但是还清债务以后,就可以离开妓院,“客师”所得按照四六开或者三七开的比例与本家“拆账”。


    第三种是分院制。拥有房宅的本家虽然开妓院,但是手下只有少数几个“讨人”多余的房间闲置不用,于是就包租给“自由身”,这叫做“包房间”。这些“自由身”与本家的关系类似于旅店老板和旅客的关系,“自由身”每月只需要按时交纳房租和饭费,卖淫所得本家无权过问,应该缴纳多少捐税也由妓女自己负责,和本家无关。本家只是规定包房间的酒宴必须用本家厨房的酒菜,不得外买,如此而已。

 

清末民初时期的妓院形式


    妓院形式众多,经营方式各异,各个妓院之间为了竞争,在管理上下功夫,所以妓院的管理也是自成体系的。政府当局的宏观管理,其实际意义就是收取妓捐,增加财政收入。而具体到妓院,则主要是由老板或者领家来管理。老板为了获得高额利润,一方面按照“讨人”的等级分配房间,赚取不同层次的嫖客的钱;一方面为“自由身”尽量提供好的服务条件,双方订约分红。这样一来,不但各个妓院之间存在竞争,一个妓院的内部往往也有等级之分,而且竞争激烈。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帮派之争。帮派之争的主要内容是以地方特色来吸引和争夺嫖客,许多繁华的城市都存在这种现象,如上海。上海不仅妓女帮派众多,而且竞争激烈。竞争的结果是苏帮大获全胜。苏帮获得胜利的原因大约有四个,一是苏州妓女的吴侬软语在上海居于正统地位;二是苏州妓女善于弹唱昆曲,迎合了当时的潮流;三是苏州妓女姿色出众,容易赢得嫖客的青睐;四是苏州妓女人多势众。上海著名的妓帮有十派之多,实际上还不止这个数。例如,当时的粵妓有老举和咸水妹两类,风格独树一轵,她们讲的是粵语,唱的是粵剧,摆的是粤菜,地方特色非常鲜明,不仅广东籍的嫖客喜欢,其他地方的男子也乐意品尝广东风味。此外,外国妓女也是中国男子猎奇的对象,不仅有欧洲妓女,而且还有日本妓女、白俄妓女等。


    天津从光绪时候起,妓女就有南帮、北帮的分别,南帮大多是扬州人,北帮大多是直隶人。


    广州除了本帮之外,还有扬帮等。


    清末民初,汉口也有苏帮、川帮、湖南帮、江西帮、本帮之别,其中川帮是龙头老大。

《尘中沉:清末民初青楼纪实》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 编著:任成琦 ISBN:9787508066158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310页 定价:¥35.00元 出版日期:2012-1-1



内容简介: 这是一个对人欢笑背人愁的行业,这是一群挥霍青春换取金钱的女子。她们扼杀自己的未来,她们葬送自己的梦想,她们用酒杯装满自己的眼泪,然后再一口吞下。她们渴盼爱情,只有一份真爱才能将自己带出这座牢狱;她们又惧怕爱情,逢场作戏,让她们认为两性之间无非是相互的玩弄。也罢,也罢,且去纵乐狂欢,莫要管明晨又要泪湿几多枕巾……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