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 密码: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提出“男女同工同酬”的第一人
栏目:往事轶闻  2013-02-21 12:01  
    1953年2月,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李顺达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副社长——模范军属申纪兰在长治专署首届优抚模范代表会议上作报告。
1953年2月,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李顺达农林畜牧生产合作社副社长——模范军属申纪兰在长治专署首届优抚模范代表会议上作报告。
  申纪兰,女,1929年12月生,山西平顺西沟人,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国劳动模范。她是新中国成立以来仍健在并活跃于政坛的最老资格的农业劳动模范,也是至今唯一从第一届连任至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1952年,担任合作社副社长的申纪兰在村里提出了男女同工同酬倡议,并推动实行。1953年1月25日,《人民日报》报道了西沟村妇女争取男女同工同酬的事迹,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

  经过动员,村里的妇女终于走出家门下地参加劳动了,三天锄完了三十五亩麦地,本来是个大胜利,可没想到还是出了大问题。合作社给妇女记工分,每个妇女每天记五分,才顶半个男劳力,十分是一个劳动日。满满锄了三天小麦的妇女们不干了,说还不如在家纳鞋底,纳一对鞋底也能赚三升米哩!这参加劳动,本来出了力了,也不落个好。

 

  这是我没想到的情况,妇女的积极性一下子没了,我怎做工作,一点都不顶事。除了张雪花、吕桂兰等几个妇女表态还要下地外,其他妇女全走人了。

 

  我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觉,怎也想不通,问题出在哪里呢?我把妇女发的牢骚捋了捋,分成这几种:一是男人轻视妇女,说妇女干不了个甚;二是妇女不积极,说家里事多出不了门;三是劳动半天,显不出来,不划算。

 

  这些话中,“妇女干不了个甚”顶多是个理由,“劳动显不出来,不划算”才是要害。妇女在劳动中要“显出来”,就必须能“干了个甚”。只要妇女在生产中能和男人干同样的活儿,男人就不敢小看。妇女要“显出来”,就不能把工分记到男人的名下,谁干的就记谁;谁干得和男人一样多,就应该和男人记同样的工分。

 

  我想到这儿,一看天快亮了,就穿上衣服往合作社跑,我要找合作社委员会反映这个问题。

 

  上午合作社委员会各委员都到了。我把晚上想到的给大家说了,提出,妇女和男人干同样的活,就要记同样的工分。

 

  男社员立刻反对我:“(妇女)劳动得怎样还不知道,倒要记一样的工分?那不行。”

 

  我就和他们理论,把妇女积了很久的问题都说了出来,我说:“为甚你们男人踩耙,女人拉牲口,男人站在耙上,牲口拉上走一天,并不怎累,女人跟着牲口走一天,可就累得很。可是记工的时候,男人踩耙是十分工,女人拉牲口是五分工。匀粪,男人担,女人往萝头里装,记工时,男人是十分,女人是五分,要是男人往萝头里装粪时,就给记十分工。这就是不公平,这很影响妇女的积极性。有的妇女还反映:‘受上一天累记五分工,还不如在家纳鞋底啦!’我觉得不提高妇女的工分,就要影响妇女的积极性。以前你们可以说妇女技术不高,干不了男人干的活,现在妇女的技术提高了,总按五分工算不合理了,应该给妇女加分。”

 

  我说完后大多数社务委员不同意,他们说:“我们劳动了几十年,也不过赚十分工,妇女刚刚参加劳动,就能和男人一样?”

 

  我有些着急了:“你们为甚不能从提高妇女劳动积极性出发,还和妇女论资排辈来了。”

 

  党支部委员宋金山给我说:“纪兰,不要着急,只要做出成绩,干出和男人一样的活,就能争取一样的工分。”

 

  我说:“好!我倒要给你们看看,妇女能不能干出跟男人一样的活。到时你们别赖账就行。”

 

  转过天,我找张雪花、吕桂兰几个妇女,说了党支部委员宋金山的话,决心做出个样子,挣到和男人一样的工分,然后再发动所有妇女进来。

 

  这天,张雪花和马玉兴耙地。雪花牵牲口,马玉兴蹬耙。耙了一个上午,雪花问:“我能不能蹬蹬耙?”

 

  马玉兴磕磕鞋里的土,点上了一锅烟,不紧不慢地说:“不怕摔下来?”

 

  马玉兴不是在吓唬雪花,耙地还真得有点技术,不要只看见男的是站在耙上,其实得用对了劲,才能把地耙平,要不怎不叫站耙而叫蹬耙呢?

 

  雪花说:“咱俩换一换,你牵牵牲口,我想试试。”

 

  马玉兴笑着说:“真还要换换?行,你敢蹬耙就行。”

 

  雪花上了耙,两只小脚踩稳当了,双手拽着缰绳,眼睛盯着前方。马玉兴忙给雪花教要领,腿要稍弯点儿,腰要顶上劲,站稳了。

 

  雪花在一开始还是觉得找不对重心,不是前后晃悠,就是左右摇摆,有些蹬不稳。但过了一会儿,她感觉好多了,耙也走稳了,身体自如了,心情也放松了。

 

  耙到地头,她下耙,提耙,转过横头,再放耙,上耙,虽然有些吃力,但是并不紧张。

 

  从地里回来,雪花找到我,把情况详细给我说了一遍。

 

  我说:“走,瞧他们黑来(晚上)怎记分。”

 

  晚上记分,我带着雪花领工票,一看又是五分。

 

  雪花对记工员说:“我蹬耙来的。”

 

  记工员吃惊地问马玉兴:“你牵牲口来?”

 

  马玉兴吸着烟说:“该怎是怎,那地耙得不赖。”

 

  “谁牵牲口来呗?”记工员又问。这时,男社员们都看着马玉兴。

 

  马玉兴把烟袋在鞋底上一磕,说:“前晌是她牵来,后晌是我来。怎?我就不能牵牵牲口?”

 

  一屋子的人都笑了。

 

  我说:“这工就该记成一样的。”

 

  宋金山这时也走过来了,说:“记成一样的呗。那还怎记?”

 

  这样,雪花和马玉兴就记成了一样的工分。

 

  我很快把这一情况告诉妇女们:“做出成绩好说话,以后咱们还要多多拿事实来说话。”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部分妇女又下了地,都想着能和男人挣同样的工分

  合作社见妇女们又回到地头了,社务委员会就决定把耙地的活,都交给妇女做。男人去修整土地、改良土壤。

 

  我领着妇女们赶着六七头牲口,一天就耙了七十亩。但是男社员并没有从思想上解决问题。

 

  撒肥,妇女往箩头里装,男人担到地里撒开;男人十分工,女人七分工。男人说,这需要技术,要不撒不匀。

 

  这天晚上,小姑子张腊秀来找我,她说:“嫂,咱们和汉们分开动弹吧,要不,总是他们十分(工),咱只能是个七八分(工)。”

 

  我说:“分开干,咱也得干出和汉们一样的活儿,才能记十分工。”

 

  腊秀说:“那咱和他们比一比。”

 

  我说:“对,只有比比,才能瞧清了。”

 

  第二天,我向社里提议,男女要分开撒肥,比一比,如果干得好,就记一样的工,要立下规矩。

 

  宋金山、王周则和团支部书记李财发都同意,男社员们也没甚意见,都说,比就比,看你们能干成个甚?

 

  我晚上就动员所有妇女,要她们拿出劲来和汉们比,妇女们热情很高,当下分成小组,要和汉们争个高下。

 

  转过天,我领着妇女们去了一块地,那些汉们去了另一块地。宋金山看了看两块地说,地块大小差不多,人数也一样,比就比一比吧。

 

  到了地头妇女们就干开了,我拿着锨走到地里做了一个撒肥的示范动作,肥料呈一个扇面,均匀撒在地上。雪花、腊秀跟着给各小组的妇女做了示范。

 

  我说:“大家心别急,快活慢干着,咱先把地划成行,一行一行撒,能保证又匀又实。做不好返工就误事了。”

 

  妇女们担的担,撒的撒,不到晌午,就干完了这块地。

 

  晌午了,男人们还没干完。宋金山告诉他们,妇女们已经干完下工了。他们不相信,可事实摆在眼前,一看我们活干得也挑不出毛病,男人们只好认输。

 

  这次,所有的妇女都被评了十分。但男女同工同酬的规矩还没立下来,男人们说他们大意了,还要再比。

 

  我对妇女们干活有了信心,就说:“好!如果你们再输,这个规矩就必须立了。”

 

  谷苗长高了,要间苗,这回是男人们要比赛。

 

  间谷苗比赛,男人们很当回事,到了地头烟也不吸,蹲在地上就干。

 

  间谷苗,是男人们的弱项。他们蹲在地上,一会儿就腰酸腿麻,想快也快不了。妇女们是跪在地上间苗,头不抬脸不仰,一个劲儿往前走,很快就干到了前面。

 

  男人们腰酸腿疼一天评了八分工,妇女们评到十分工,有几位还评到十一分。

 

  就是这样,社里才算把男女同工同酬的原则肯定下来,不管做甚活,妇女只要和男人做一样的活,做得一样多、一样好,就和男人记一样的工。

 

提出“男女同工同酬”的第一人

1953年春节,山西省平顺县西沟村村民举行团拜。这是模范军属代表申纪兰在团拜大会上讲话。

 

  女社员的生产积极性提高了,二十六户女社员差不多都上地了。劳动十分积极,有些妇女为了多做劳动日,不顾提前回来做饭,就和男人一齐回来,男烧火女做面,饭也误不了,劳动日也做下了。到春耕总结评比时,全社评了十六个劳动模范,妇女占了六个。

 

  我就鼓励大家说:“妇女要好好努力,提高技术,争取下一季选更多的模范。”

 

  耙地、撒肥、间苗,三次比赛后,妇女们终于争取到了和男人们记一样工分的待遇。

《忠诚:申纪兰60年工作笔记》

出版社: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作者:申纪兰 ISBN:9787550202948
版次:1 装帧:平装 页数:229页 定价:¥29.80元 出版日期:2011-9-1

作者简介: 申纪兰,女,汉族,1929年12月生,山西平顺西沟人,195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国劳动模范。申纪兰历任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副主任、中共平顺县委副书记、山西省妇联主任、长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全国妇联第二至四届执委。经三十年努力,使西沟村成为山西省农林牧副业全面发展的典型。1953年参加丹麦哥本哈根世界妇女代表大会。1983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1979年、1989年两次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从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到2008年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她是全国唯一的一位从第一届连任到第十一届的全国人大代表。

内容简介: 申纪兰曾先后13次见到毛泽东、周恩来(周恩来在西花厅宴请过她);她和邓小平合过影;江泽民称她“凤毛麟角”;胡锦涛、习近平、李鹏、朱镕基、薄一波亲自到西沟村看望过她;她赴苏联见过斯大林;作为新中国的妇女代表,她到丹麦哥本哈根参加过世界妇女代表大会;越南领导人胡志明、朝鲜领导人金日成接见过她;美国著名记者斯特朗采访过她;苏联青年英雄卓娅的母亲给她写过信。

主要频道
关于我们
关于你们

中国出版对外贸易总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30495号-2
客户服务热线:010-6426-3509  举报邮箱:xiandaiyuedu@cnpitc.con.cn